工作人员查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政企名人 > 正文

在中国闲庭信步

作者: 来源: 日期:2012/6/6 17:49:39 人气: 标签:
2003年4月末的一个周日,阿尔卡特在庄胜广场的办公区内显得空荡荡的,空气里还残留着消毒水的味道。似乎是巧合,在法国总理不顾非典的侵袭访华之计,阿尔卡特中国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戴伯松也匆匆从香港飞来,和我们做了一次“非典型性”的接触。
中国创业
1984年,阿尔卡特的第一家合资企业——上海贝尔有限公司正式成立。1994年,阿尔卡特组建了阿尔卡特中国有限公司,负责协调与支持其在中国的业务活动。2000年初,阿尔卡特将其亚太区总部迁至上海,成为第一家将亚太区总部设在中国的国际性电信公司。迄今为止,阿尔卡特在中国的投资总额已超过8亿美元。2002年,中国电信领域首家外商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公司成立,与此同时,阿尔卡特还直接从事在中国的卫星,交通自动化,海底网络,手机等方面的业务。
提及阿尔卡特在中国走过的历程,戴伯松的描述很有些“闲庭信步”的意思。“在中国,我还不曾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危机。政府、员工都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
在处理“非典”危机的过程中,阿尔卡特的做法显得“法国味十足”。问到对中国的建议,戴伯松认为:中国人一向以含蓄著称,有时也需要直面现实,以加强快速反应的能力。“处理危机要注重透明化,这个时候尤其要注意广交朋友。法国总理之所以选择此时访华,就是要表明危难见真情。” 
1997年,戴伯松出任阿尔卡特中国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之前,曾在IBM工作过18年,担任过IBM法国公司的营销、电信、网络与接入业务总监,并担任了IBM欧洲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后来阿尔卡特兼并了美国ITT公司,当时要寻找一位欧洲高层管理人员:“所以,我就来了。” 戴伯松解释说,“你知道,人在不同的人生阶段会有不同的追求,最初总是想找新的机会,然后就会考虑稳定。我比较幸运,总是有机会去创建些新机构。刚来中国时,阿尔卡特在中国的合资公司、控股公司等很松散,我所做的是将其整合为一家强大的公司。” 阿尔卡特吸引戴伯松的是创造和挑战的机遇。在阿尔卡特工作这么多年,“信任是公司给予我的最重要的东西。”另外,戴伯松认为最大的收获是----“给了我来中国创业的机会。” 
瑰丽的生活
戴伯松形容自己在中国的生活经历就象是一首美丽的法语歌曲《瑰丽的生活》。“我觉得在中国工作节奏很快,我已经适应了这种节奏,回到法国反而不习惯。”
戴伯松在担任阿尔卡特中国公司首席执行官之前负责阿尔卡特的全球市场拓展业务,来过中国几次。因此对中国有一定了解,从许多层面上分析,在中国工作了6年多,戴伯松觉得中法之间的差异可以忽略不计。“尽管中法两国有不同的历史,但两国都有悠久的历史和文化,都从过去继承了很多东西。另外对饮食的重视是一样的。虽然中法菜肴是两个不同的体系,但大家的相同之处都是民以食为天。” 希拉克总理就痴迷于中国的文化,还曾写过一本论述中国诗歌的专著。有一次,戴伯松与江泽民主席会面,江泽民还颇有兴致地谈到了这本书。
与中国人一样,法国人同样重视家庭。曾经有一次,戴伯松在中国连续工作了6个月,没能与家人团聚。“那的确是件难过的事情。” 戴伯松笑着回忆道。 “当然后来我的家人都来到了中国,我的思念之情也得以缓解。刚来中国时确实有很多地方不适应,比如连黄油和熟悉的家用清洁用品都买不到,这让我妻子觉得不可思议。当然现在已经完全不同了。
对法国人的精神品质,老戴也依照自身的理解做了一番归纳:“一是宽容,二是受过良好的教育,第三是热爱生活。不足之处是进取心不足。尽管如此,老戴还是认为:中国目前的社会和经济上的巨变和发展不同于法兰西历史上的任何一个阶段。“毋庸置疑,法国人生活水平较高,但他们的物质享受来的太容易了。而在中国,人们辛苦地工作是为了一个更好的生活,他们思维敏捷,富有进取心。整个社会也表现出一种乐观向上的精神风貌。”对于飞速发展的社会所产生的一些问题,老戴也直爽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然而,在价值观方面,比如对待金钱,中国人比较实际。然而在包括法国在内的许多欧洲国家,人们对金钱已经不那么看重了,他们会把追求生活质量作为第一选择,更看重未来的发展、生活的和谐等等,财富反而放在次要地位。我理解,现阶段在中国发展经济是最重要的,而且中国人正越来越重视教育和文化,因为面临市场和经济的压力,很多方面都越来越一致,双方的差异会越来越小。” 
戴伯松觉得除了在管理文化上的些许差异之外,中法两国的企业家“很象是一家人”。“在法国,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做着不同的事,董事长不必每天参与企业运作,只是在公司重大问题上做出决定,而且只是在召开董事会时行使职能。在中国,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往往是两个人,在法国则更多的是同一个人担任两个职位。最优秀的企业家、理论家总是各领风骚3、5年,我个人更喜欢一直在探索、学习的人。”


包容与务实
生性浪漫的法国人同样有着深刻的哲学思辩的传统。在世界上,是他们最早喊出了“自由、平等、博爱”的口号并且在随后的几百年里一直推崇“包容”的文化。在公司治理方面,热爱烹调的法国人竟有“治国如烹小鲜”的胸怀和镇静。
“法国文化的包容性和中国人的价值观很接近,这在公司的运作中更多地带来的是实惠和方便。阿尔卡特的员工来自多个国家,公司秉承的一个信条是:平等对待每一位员工,不管他的国籍背景;也不管一个人是年轻还是年长;从做清洁的阿姨到提着公文包的总裁。我们都一视同仁地尊重他们。这一点让我们受益非浅。当人们觉得你是真的关心、爱护他时,一切事情都会顺利得多。” 戴伯松如是说。“我已经摸索出了一条路:简单地讲,帮助别人就是在帮助公司,员工的能力提高了,就可以承担更多的责任。最初,他们因为一些小事也要来请示怎么做,现在很多事情我都可以不过问了。”
“中国人的包容在群体意识上体现得较为明显。比如:在历史上,中国人喜欢通过迂回的方式解决争端。做决定之前要争得各大利益集团的同意。想方设法避免战争和冲突,这是一种宽容的体现;而在法国,一个人如果很出色,就很容易出头,象拿坡仑一样起到影响历史的作用。但同时,如果个人的决策失误,损失也是巨大的。现在的世界变化越来越快,没有人可以对任何事情都了如指掌。法国人已经认识到这一点,因此越来越多地听取更多人的意见。”
分析欧美跨国公司的体制不难看出:美国公司的做法常常是更重结果,“有些公司与员工半年一签合同,完不成任务就走人。这一做法体现出美国人行事中遵循的“实用主义”风格。”法国公司比较而言,对过程非常看重,重团队精神。“对于我个人而言,人品、操守是最重要的,诚实的人才值得信赖,如果一个人做出了对公司不忠的事,如果后果不太严重,我可以原谅他一次,但如果多次出现就无法信任他了。另一方面,工作中不能信任他人同样可怕。通信这行发展很快,需要很多人共同合作才能成事。”
在阿尔卡特已经工作了五年的刘文汇对“法式包容”有着自己深刻的体会。“法国公司注重工作质量和结果,不计小节,永远给你改正错误的机会,这种宽容会使你为公司分忧的心情更为迫切。”
主管公共关系的刘文汇曾经和戴因管理理念的不同,发生过一次争吵,偏巧刘也是个个性的人,她坚持了自己的观点。“就在这个会议室里,我就和他发生了争吵,我当时想大不了我不做了。事后,不论事情的对错,心里不免有些顾虑和欠疚,毕竟是以下犯上。”出人意料的是,第二天,戴伯松象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找刘谈工作。丝毫没有因为下属的“顶撞”而心怀不满。“这件事一点儿也没影响他对我的信任,反而让他更了解到我的个性率直,我们之间距离更近了。合作更愉快了。”刘的话语中带着几分感动。
在跨国公司的管理流程中,下级对上级、部门与部门之间的职责划分得一清二楚,这已经形成了一种体制的需要。戴伯松的管理窍门是在规范的管理之外,引进更多的灵活机制。如今在阿尔卡特中国公司,老戴下放的很多权力使一些“看似重要但实则无关的业务”终止在相关的部门。省心还在其次,最关键的是老戴相信中国的本地员工的智慧和处事能力,并且:“我坚信:主动下放权力会给员工带来更多的工作乐趣。” 戴伯松说道。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新闻热线 投稿热线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聘/合作 版权声明

电话:010---56183372 传真:010---67355597   内地电话:18610205315.18600015984
通信地址:香港九龙旺角33号凯途发展大厦7楼04室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农光里212号楼
国际刊号:issn1999-5482发行:中外商报有限公司发行部    制作维护:山西商网
北京新华信邦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1101050129号